未分类

为志愿军寻亲这件事 我们还会继续做下去

  跨越70载,我为志愿军寻亲

微信图片_20201029192749.jpg

(烈士毛阿根家人分享的志愿者图片)

  中国宁波网记者 黄合

  按照相关的地址信息,寻找到当时的乡镇街道,再找到当年的村落现在的名称,问到老一辈了解情况的人……一个多星期,为志愿军寻亲的过程,让我们既感受到了时隔多年的无力感,也感受到了过程中的惊喜、满足、鼓励和期待。

  截至目前,在市民网友和相关部门的共同努力下,之前孙嘉怿团队整理的宁波籍烈士名单中,我们已经成功帮助林大茂、林夫成、毛阿根、张星初这4名烈士找到了亲人,并且第一时间将志愿军烈士在朝鲜陵园安葬地的相关信息和照片进行了转达。

  在此期间,我们不仅收到了来自烈属的感谢,也同样收到了很多网友的鼓励和支持:“转发了,希望快点帮这些志愿军找到亲人”“不要忘记他们,我们一起汇聚力量”“真是好样滴”“寻亲非自亲,艰难可想知。只怕有心人,事半功就倍”……

微信图片_20201029192739.jpg

(网友在后台的留言鼓励)

  “叶落归根”“魂归故土”,这是中华民族骨子里的传统习俗和朴素观念。而这些烈属们,确确实实就是这样,以一个家族的规模、数十年的跨度,等待着一个确切的音讯,期待着这名家庭成员以另一种形式“回家”。

  在寻亲的过程中,“时间”是最大的障碍。因为时间,当年的很多当事人已经去世或者迁居他地;因为时间,很多名字和地址都可能模糊或者误录;因为时间,很多曾经的物件都难以寻觅……

  就像“我为烈士来寻亲”团队志愿者所说的,他们是在“和时间比赛”,70年已经太久太久,留给一些烈属的时间可能已经不那么多了。

  这段时间,也留下了很多遗憾。根据谢小坤烈士的户籍“鄞州区下应镇联心村”,我们一路辗转,找到了联心村(现为鄞州中河街道)村干部,但他表示,村子里压根没有姓谢的人家,也没有出过志愿军烈士,即使年纪最大的老人也没听说过。

QQ图片20201029193540.jpg

(林大茂烈士后人“95后”姑娘的朋友圈)

  线索就此中断。这名去世时还不满20岁、志愿军后勤五分部22大站66分站5连的战士,我们目前仍然没有办法找到他的家人。鄞州区退役军人事务局的相关工作人员说,在那个年代,因为语言差异,因为战况激烈,因为档案抄录,基本个人信息不准是难免会发生的事情。

  此刻的我们,只能期待今后还有缘分机会,帮助谢小坤烈士以及户籍地址为鄞州邱隘的顾裕堂烈士找到亲人。去年下半年,国内首个志愿军烈士DNA数据库建成,相信在不久的将来通过技术的手段,能够让更多烈士不再“无名”,帮他们找到自己的亲人。

  “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遗忘才是。我会记得你。”这是《寻梦环游记》里的一句台词。197653,这不仅仅是串冰冷的数字,而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一个个普通家庭对国家对民族的牺牲和付出。我们没有忘记。

微信图片_20201029193933.jpg

(志愿军烈属在抗美援朝纪念日前夕发的朋友圈)

  如果市民也有寻找志愿军烈士的诉求或者知道相关的线索,可以继续在甬派客户端后台留言,或拨打联系电话81850000(24小时),或发送邮件到809947021@qq.com。这件事,我们还会继续做下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