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十日谈 | 岑参,带我去北庭

2019年的夏天,我们在北庭故城遗址考古发掘,闲暇时,追剧《长安十二时辰》,天气炎热,剧情惊心动魄,看得让人透不过气来!值得一提的是,剧中的冤大头岑参和我们发掘的故城息息相关。

岑参曾两次从军西域的天山南北:第一次是天宝八载(749)至十载(751),在安西四镇节度使高仙芝幕府任职,正好是西天山南麓的库车县;第二次是天宝十三载(754)至至德元载(756),在北庭都护、伊西北庭节度使封常清幕中先后任判官及支度副使,正好是东天山北麓的吉木萨尔县。每一个中国人对他写作的《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耳熟能详: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散入珠帘湿罗幕,狐裘不暖锦衾薄。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着。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纷纷暮雪下辕门,风掣红旗冻不翻。轮台东门送君去,去时雪满天山路。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

诗中的“轮台”说的就是当时的北庭城,离新疆昌吉州吉木萨尔县只有12公里,先后为唐代庭州和北庭都护府(伊西北庭节度)、高昌回鹘夏都、元代都元帅府和别失八里宣慰司,是天山北麓唐至元时期丝绸之路政治、军事和文化中心,地位相当于今天的乌鲁木齐。这个西域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城市现在已经是一个典型的城市遗址,是迄今新疆唯一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北疆唯一列入丝绸之路世界文化遗产的遗址。

我们的考古队从阿尔泰山之巅另外一个奇幻的古代遗址——新疆阿勒泰青河县早期游牧王国的礼仪中心三道海子遗址群下山,已经在北庭故城连续考古发掘三年了,这真是一座伟大的边疆城市!它控遏天山以北的草原世界,沟通四通八达的丝绸之路,和南部的安西都护府一起成为西域稳定繁荣的压舱石。站在城中东西向的中央大道上,可以想象当年边疆军镇戎马倥偬的气息,也可以感受到往来丝路商人的匆忙。多少人,多少事,历历在目。其中,有你熟悉的唐太宗李世民、武则天、纪晓岚;有你可能熟悉的侯君集、苏定方、封常清、丘处机,也有你不熟悉的来济、阿史那献、李元忠、杨袭古、阿斯兰汗、王延德等等,他们身份不一,或是君主,或是都护,或是使臣等,都和这座城市以及相关城镇网络有或深或浅的关系。

这座城市包括早期的庭州城和扩建后的北庭城,方圆1.5平方公里。我们已经发掘了这座城市几乎所有的城门,也发掘了外城南门内的一座高昌回鹘时期的大型佛教寺院,在寺院旁边还发现景教(也里可温教)的铜十字架,说明多元宗教的流行。还发掘了城内一座近千平方米的重要建筑居址,可以看出,这个建筑分为三个时期,充分体现了北庭城800多年厚重的历史。

李白出生于北庭更西边的碎叶城,一度也为北庭管辖,他曾说:“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多么引人入胜的意象啊!来吧,朋友,让岑参带着我们,穿越玉门关,无论是白日的“千树万树梨花开”,还是夜晚的“明月出天山”,在这里,我们细说不尽的故事,和古人故城一起永恒!(郭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